爱猫养猫,从宠猫网开始!

宠猫网

当前位置: 宠猫网 > 猫咪训练 >

与新秀面对面雏凤清于老凤声?怎么训猫

时间:2012-03-09 18:15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钱瑜婷 付佳 籍兴凯 本报记者李峥 一周以来,上海青年京昆剧团在香港大会堂连演三天,青春靓丽、阵容整齐。稚气未脱的小演员中,有几位格外惹眼。十岁,是正当青春的年纪,但和一般同龄的孩子相比,他们的生活更加简单而封闭。正是因为昨日耐得住寂寞的汗水

  钱瑜婷

  付佳

  籍兴凯

  本报记者李峥

  一周以来,上海青年京昆剧团在香港大会堂连演三天,青春靓丽、阵容整齐。稚气未脱的小演员中,有几位格外惹眼。十岁,是正当青春的年纪,但和一般同龄的孩子相比,他们的生活更加简单而封闭。正是因为昨日耐得住寂寞的汗水与艰辛,才有了今日在舞台上的初绽星光。

  与新秀面对面雏凤清于老凤声?怎么训猫,怎么训猫钱瑜婷:永远为未来做好准备

  出演《白蛇传》中《盗草》与《水斗》的小武旦名叫钱瑜婷,她扮相佳、功底实,博了个满堂彩。只是在《盗草》的最后,钱瑜婷踢枪时出现了失误,连掉了好几支枪。“演出失误,我就想着能‘倒带’,回到开始失误的地方。所以我一个人在台上转了好几圈,跟配戏的同学喊重新开始、重新开始,没想到他们都不听我的。现在想来多亏他们理智,不然队形势必会彻底乱掉。”

  2000年冬,昆山石牌中心小学成立了一个课余的锡剧艺训班,一年后,改教昆曲。开班不到一年,83名学员经筛选淘汰只剩下30多人。8岁的钱瑜婷正是其中一个小花旦。虽然一开始长了个老生嗓,但经过老师们的精心调教,她的手眼身法步进步都很快,连小堂声也出来了。2003年夏,全国第七届少儿戏曲小梅花荟萃活动在河南郑州市举行,石牌小学的李沁、钱瑜婷一路杀进决赛,共同演绎了昆曲《牡丹亭·游园》,一举荣获“金花”奖。

  在老师的鼓励下,钱瑜婷参加了上海戏剧学院附属戏曲学校的招生考试。考试时,她依旧与李沁搭戏演《游园》。评委中的著名昆曲表演艺术家王芝泉老师相中了她。钱瑜婷进校后就被分到了王芝泉老师的组里。

  “当时觉得太光荣了、太幸运了。”钱瑜婷笑着说,“那么多女孩子来戏校考试,只有我们几个能跟着王芝泉老师学习,她可是当时唯一在戏校教课的‘昆曲大熊猫’啊”。学戏过程中,钱瑜婷也被王芝泉批评过。头几次,小钱瑜婷哭了起来,没想到王芝泉把她赶了出去。因为王芝泉认为,哭是不接受批评的表现,让学生平静后再来上课。直至今天,“被批评时不能哭”还是王芝泉班里的铁律,钱瑜婷常常“含着眼泪不敢掉下来”。“虽然训练上严格,但我们受伤了或是身体不舒服了,老师都会在家煲了汤带来给我们吃。过节、过生日,王老师还会带我们下馆子,都记不得有多少次了。”钱瑜婷笑着说。

  去年在上海大剧院举行的全国昆曲优秀中青年演员展演周上,钱瑜婷出演的《三战张月娥》让很多人眼前一亮。但生活中,钱瑜婷还是个有点害羞和胆小的孩子。“这个戏有些难度,我觉得自己不太擅长打和翻,也没有这个体力,一开始不太愿意学,但是也不敢讲,只好硬着头皮上。而且以前没有演过靠把戏,连怎么扎靠都不会,都是王老师手把手地教。”私下里,王芝泉直说自己看着也心疼,“但是你不狠,她们就出不来”。

  “今年是跟着老师的第八年了,越来越觉得压力很大。王芝泉老师是我心中的偶像,我觉得他们站得很高很远,似乎自己永远都达不到。我会有灰心的时候,但我相信老师的一句话,‘当你们口袋里有东西的时候,就不怕到时候掏不出来’。”钱瑜婷说。

  付佳:多方伸来橄榄枝

  年初,付佳在“京昆青春风系列演出”中出演了《四郎探母》,令观众印象深刻。这个扮相唱功俱佳的梅派青衣,现在是上海戏剧学院附属戏曲学院的大四学生。付佳6岁就开始学戏。“我的家乡是河北承德。小时候,我姨夫在承德京剧团附近的一个公司上班,每天听到很多人吹拉弹唱。有一天,他突发奇想跟我妈妈说,要不让佳佳也去学戏吧,不为别的,锻炼一下身体也是好的。我妈同意了。”小付佳每周要上两次大课,练下腰、压腿。三年后,付佳中断了学戏,把注意力集中在文化课上。

  但付佳与戏曲的缘分没有就此结束。中断学戏后不久,付佳的一个亲戚来到她家做客,说起自己的女儿在天津观璎戏曲学校,直夸师资力量和学校环境好,让付佳一家动了心。由于功底良好,付佳轻松考进了观璎戏曲学校的中专,跟着已退休的天津京剧院演员高淑芳学了6年的戏。中专毕业后,付佳考入上海戏剧学院附属戏曲学院。“我在中专时,老师和领导都对我很关心,我的实践机会比同龄人多,所以到大学考试不紧张,成绩比较好。听师兄师姐说上海的老师人品和艺术都特别好,我就考过来了。”

  在上海,付佳跟着陆义萍老师学戏。去年三月,付佳开始“京昆青春风”的全国巡演,演出机会多了,她坦言压力也很大。虽然没有规定的练功时间,但为了磨枪上阵,付佳还是拿出所有的空闲时间练戏、背词。“大一大二时,学校就推介我们这些学生上舞台;到了高年级,学校在推广我们身上花费的精力和资金更多,这在国内大学里还是头一例。”这次赴港出演《白蛇传·断桥》和《穆桂英·掌印》,戏曲学院还特聘了上海京剧院名家李炳淑来为她排戏。“李炳淑老师的功力深厚,听她的课很幸运,也是一种享受。”付佳说。

  经历了许多演出和比赛,付佳渐渐受到各界关注,也引得国家京剧院和上海京剧院等京剧院团纷纷抛来橄榄枝。“之前很长一段时间,我很发愁就业问题。得奖后,不少院团打电话给我希望我过去。我很开心,但也会非常慎重地考虑。”作为梅派青衣中的新秀,付佳坦言自己很幸运,一直以来路子走得都比较正。“我非常喜欢梅派,端庄大方,表演让人感到不做作、自然大方,唱腔也很流畅。虽然很多人觉得梅派很简单,没有什么特点,也没有花哨的表演,但其实它内里是有棱角的。刚开始学容易,越学越难,学精不易。”

  籍兴凯:年轻就要多折腾

  就算是喜欢看戏的观众,也不一定熟知籍兴凯的名字。和很多学习短打武生的学员一样,籍兴凯身上有许多伤,能主演大戏的机会也不多,甚至面临着大多数短打武生40岁就结束艺术生命的命运。但这个自称“果粉”的阳光大男孩还是非常乐观:“我最喜欢杨派路子,希望能文武双全。年轻时不折腾的话,没人会认识你;先要折腾点,才能走进观众视野。”

  别看籍兴凯现在身板结实,但小时候,却是个十足的小病猫,父母一直考虑让他去学习一项体育运动,喜欢看武打片的籍兴凯就选择了学武术。要参加武术比赛时,籍兴凯觉得自己的技巧不过硬,找了位京剧老师教他翻跟头。京剧老师一看籍兴凯各方面条件都不错,就把他介绍给了当年上戏去哈尔滨招生的老师。“当时也没多想,就去试试,结果就考上了。”

  2003年,10岁的籍兴凯走进上戏附属戏校。长得眉清目秀的籍兴凯很快被分到了小生班,跟着杨渊学习了三年,从《八大锤》开蒙,后来又学了《罗成叫关》《小宴》等。当时戏校的副校长田恩荣看籍兴凯的工架不错,就积极动员他去改武生。虽然一直没丢掉武术基础,但籍兴凯插班学武生时,同班同学已经学了三年武戏。“学过武术,也就是跑得比人快,蹦得比别人高。开始练武戏时困难太大了,只好勤练。”籍兴凯说,自己没什么事儿腿就耗着,一条腿绑在长凳上,一条腿弯在颈后,一耗就是半个多小时,下来之后腿已经没有知觉。好容易到了考大学时,籍兴凯顺利通过了武戏考试,正专心准备文化课,师姐突然来找他配《杨门女将·探谷》的马夫张彪。结果籍兴凯翻跟头时一失误,大筋断了。

  “上了大学,第一年基本就是休息、恢复。”籍兴凯说,“大二后,王立军老师教我。他不仅抓我的武功,对我的文戏也很严格。我渐渐意识到,不管是什么行当,最后拼的都是内涵,所以希望能把唱功也练好。文武小生,算是个目标吧”。籍兴凯现在常带着中专的孩子们早训,一年也有几十场进校园的演出机会,还有不少影视剧来找他做替身或动作演员。但对于以后的工作前途,籍兴凯还是很发愁:“我还是想当个京剧武生。现在找过我的都是二、三线城市的京剧院团,但我的梦想是上海京剧院,还要多努力。”

(责任编辑:admin)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
热点内容0
热点内容1
热点内容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