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超人气交流论坛泰迪俱乐部

贵宾专题网

当前位置: 专题首页 > 泰迪犬资讯 >

郭敬明笔下人物的最后谢幕—像泰迪熊的狗

时间:2011-12-26 20:01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顾里挂了电话,看看身边穿着破洞牛仔裤的Neil,他长满金褐色汗毛的结实大腿,从破洞里露出一段诱人的皮肤来,顾里心满意足地观赏着,脸上是一副“母凭子贵”的得瑟劲儿。正观赏着,旁边的女人从毯子里翻身而起,似乎还想做最后的挣扎,她吸了口气,说:“北

  顾里挂了电话,看看身边穿着破洞牛仔裤的Neil,他长满金褐色汗毛的结实大腿,从破洞里露出一段诱人的皮肤来,顾里心满意足地观赏着,脸上是一副“母凭子贵”的得瑟劲儿。正观赏着,旁边的女人从毯子里翻身而起,似乎还想做最后的挣扎,她吸了口气,说:“北京不像你们上海!北京冬天都是零下十几度的天气!那风刮得可是呼呼的!”

  郭敬明笔下人物的最后谢幕—像泰迪熊的狗,听完她这句话,顾里和Neil同时转过头面对她,用充满了疑惑且不可思议的表情同时回答了她。顾里说的是:“那黄土高坡的人民也没说什么呀!”而Neil真诚地问了一句:“Whatsyourpoint?”

  那女人裹紧毯子,直挺挺地昏睡了过去。

  顾里挂完Kitty的电话,重新戴上了墨镜,她准备在接下来的两个小时飞行里,好好地睡一觉。回到上海之后,她要以绝对充足的电量,绝对巅峰的姿态,冲进《M.E》的办公室里。我一直觉得她在走廊里奔走的时候,心里其实随时怀抱着打破博尔特的短跑纪录的想法——并且是以踩着高跟鞋的方式。她刚准备披上毯子,电话又响了,她摸过手机看了眼屏幕,在墨镜里默默地翻了个小白眼,接了起来。

  打电话给顾里的人是我,此刻我在离她十万八千里的上海静安的别墅里。我之所以打电话给她,是因为,我已经崩溃了,我看着此刻坐在我对面正在用杀气腾腾的目光看着我的Jimmy,很想把自己关进冰箱里锁起来。他望着我的目光仿佛两把锋利的剪刀,他笼罩着寒气的面容看起来就像是强行被人穿上了一件佐丹奴的宫洺,他那张紧闭的小嘴像薄薄的刀片,我甚至错觉他随时都会像顾里一样吐出硫酸来喷在我脸上,是的,Jimmy,就是他,这个两岁半的极品。

  我握着电话,和这个两岁半的男孩儿彼此仇恨地对视着。他是顾里的第二个亲弟弟。我丝毫不怀疑他的血统,他一定非常纯正,因为他近乎完美而彻底地继承了顾里的天赋,那就是轻而易举地就可以把我逼到崩溃的边缘。他用他嘹亮的哭声,毁掉了昨天晚上我的睡眠,他用他仿佛核反应堆般持久的动力能量,不卑不亢地哭了一个通宵。而现在,就在我刚刚接通顾里的电话的瞬间,他又开始哭了。

  “顾里,你什么时候回来?我快疯了,这几天Jimmy每天都是哭一个通宵,那阵仗比当初你爸爸死了的时候你妈哭得都还要厉害。今天早上隔壁邻居把他们家的狗送医院去了,听说得了抑郁症。”我举着电话,往此刻歇斯底里哭泣的Jimmy靠过去,试图让Jimmy的声音穿越时空,戳穿顾里的耳膜,让她分享我的痛苦。

  “林萧,你作为一个新时代的女性,你连一个两岁的小男孩儿都照顾不好么?

  小孩儿需要的那几样东西那么简单明了,难道你还不明白么,只要满足他们,他们就像是橱窗里那些泰迪熊玩具一样,一动不动任凭你玩弄,”电话里顾里的声音听起来胸有成竹,并且充满了对我的轻蔑,“听我的,现在去我房间,拿一条爱马仕的羊绒披肩把他包裹起来,然后塞一个LV的钱包在他手里。”

  “……我没和你开玩笑!”我义愤填膺,对顾里这种完全没有基本人类智商的回答充满了愤怒,“而且我试过了!没用!”

  “换一条PRADA的毯子呢?”顾里在电话里,语气认真地思考着。

  我彻底放弃了,我问她:“你什么时候回来?我等会儿要去公司帮忙筹备宫洺的生日宴会了。我没办法照顾Jimmy,而且我真的不敢保证自己最后不会把他关进冰箱里。”

  像泰迪熊的狗“顾准呢?他怎么不带Jimmy?”顾里问我。

  “我哪儿知道,我要能找到他的话,隔壁的狗就不至于被送到医院去。”我一边说着,一边拿过一条爱马仕的毯子,把Jimmy全身裹起来,只露出两个小眼睛,我裹完之后想了想,于是再次动手,这次连眼睛都没露出来,彻底裹上。于是,一瞬间,他的哭声听起来就遥远而又朦胧了。

  “你看,Jimmy不哭了吧。小孩儿,哭累了自然不哭了。我和你说,我现在马上起飞,三个小时之后,我回家来,你再照顾他三个小时就够了,看本小说,做个面膜,洗个澡,时间哗啦啦地就过去了,很好打发的。如果Jimmy再哭的话,你就在客厅的大电视上放恐怖片吓唬他,我妈以前就这么对我进行入学前的坚强教育,你看我现在多么坚强……好了我不和你说了,我要起飞了,而且我身边有个穿制服的女人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非告诉我说现在不准打电话了,莫名其妙……”

  电话挂断了。我完全可以想象电话那头那个空姐仿佛含着生姜的表情。有时候,我觉得顾里和唐宛如,在本质上,没有任何的区别,总结起两个特点,那就是:不走寻常路和自挂东南枝。

  挂完电话,我看着毯子里蠕动不停的那个玩意儿,感觉像在看日本的恐怖片似的。四个月之前,我们第一次看见他。当时,年轻英俊的顾准抱着这个小男孩儿出现在我们家客厅的时候,顾里吓坏了,伸出十个白骨精一样细长的缀满水晶指甲的手指头,冲着顾准仿佛作法一样哗啦啦直抖:“你你你你你生的?”

  顾准嘴角一斜,道:“我没那个功能。”

  顾里:“我看你挺帅气挺拔的一个小伙儿啊,不可能吧?年纪轻轻就颓了?”

  顾准:“……”

  顾里:“到底谁生的?”

  顾准:“你妈生的。”

  顾里:“我哪个妈?认识的,还是不认识的?”

  顾准:“我妈。你不认识的那个。”

  我和南湘听得脑子疼,像在听斐波那契数列公式一样。真的,我觉得这个世界上再也不能产生出更诡异荒谬的对话来了。除了之前顾里创造的那句巅峰:“妈,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我弟。”

(责任编辑:admin)
------分隔线----------------------------
------分隔线----------------------------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热点内容0
热点内容1
热点内容2
推荐内容